您的位置: 喀什信息网 > 历史

【文苑★评述】女性文学的美学建构初探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0:18
聚焦中国当代文学版图,不难发现,女性文学的成就和影响,已经以一种令人惊讶和仰慕的姿态赢得读者和文学界人士的关注与重视。同男性作家一样,当代女性作家以自己独特的性别优势和女性视角,在文学的疆域里纵横驰骋风华靓丽,充分展示出她们在文学叙事和反映现实生活的介入力量和透视效应。武汉作协签约女作家,就是这批当代女作家中的佼佼者。
最近,我比较集中地阅读了武汉作协七位签约女作家的中篇小说:千里眼的《围脖》、宋小词的《做业务》、王小英的《清咒》、望见蓉的《钻戒》、方苑的《苦楝树》、张惠兰的《房事》、姜燕鸣的《白雾》。这些小说以集团军的形式集约出现在一本《长江网络文学》的杂志上,可能是当代文学界的一大亮点或者是一个创举。笔者以为,这是一种女性作家的独特亮相,以她们的文学话语权和干预生活的勇气发出别样的声音和个性化价值判断,并且在文坛上逐步展示一种比肩或超越前辈作家的写作态势和影响力;这是一次文学的盛宴,中篇小说的时代内涵与审美意蕴,为她们的读者赢得一种先睹为快大快朵颐酣畅淋漓的精神享受;这是一张地域文化的名片,在80后的女性作家中,她们以自己的性别经验、荆楚文化、中国记忆的诗性书写,为人们留下人类与人性的珍贵的时代档案。
女性写作自古以来有之,并且在华文创作领域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她们是时代的宠儿,也是生活的酒吧。从李清照的词意缠绵悱恻,到张爱玲的小说哀怨华丽;从琼瑶的爱情经典的真诚表述,到王海鸰的电视剧勾起现代人的回忆;从三毛的特立独行的行走文学书写,到毕淑敏的散文心灵鸡汤的浇灌;还有现当代的作家丁玲、 、王安忆、迟子建、方方、池莉及网络写手李碧华、张纯如、亦舒、安妮宝贝、艾米、蒋方舟、格致等人,他们是中国文学创作队伍中的的重要生力军和不可或缺的文学一翼。正如文学批评家、湖北大学教授蔚蓝所说:“在这个时代,人们更加需要的是情感、心灵、伦理、家庭、爱情、职场等的探索和发现,所以女性的这些写作恰恰可以符合这些社会需求。”
解读当代女性文学或“鄂军”女性写手,可以从武汉七位签约女作家的小说中打开一扇窗口:现实主义传统创作方法的回归,借鉴于意识流、魔幻主义等创作理念的先锋派尝试,这两股文学河流的碰撞、回荡和交融,营造了一种个性鲜明而富于创作潜质的新时代文学新气象和新景观。而女性视野的独自绽放、人文情怀的诗意书写和叙事风格的优雅展示,则是女性文学的美学建构特点之一。

女性视野:题材的界定与主题的丰富

视野的高低深浅宽窄,往往决定着文学创作的成败得失。这里主要是指题材的开拓与主题的挖掘两个方面。也就是说,“写什么”是文学能指和所指存在的导向与规避。相对于男性作家比较热衷于战争、历史、时代、社会等重大题材的宏大背景下的书写,女性作家往往偏重于人的命运、性格和情感在历史进程和嬗变中的一个侧影和片段。而这些签约女作家的小说基本验证了这一判断。
为了方便读者了解这些小说的内容或内涵,还是先看看她们给我们讲述了哪些故事吧:关注和体察现实生活的体温和疼痛,关爱和同情底层人物的命运走向和生存状态,关心和重视情感依托和精神追求对于人的幸福感的支撑和支配力量,可能是大多数女性作家的主要或重要的题材取舍标准。如剃头匠的家庭风波及自杀悲剧(《围脖》)、下岗工人夫妻梦想居住条件改善的拼搏和挣扎(《房事》)、农村少妇为了军婚爱情的圆满而坚守传统伦理的自贬与自责(《苦楝树》)、夜总会 的爱情寻觅和理想破灭(《白雾》)、电视台记者在欲望满足与人格分裂中的沦陷和自赎(《做业务》)、少女在凤凰古城寻找真情和归宿的邂逅与考察(《钻戒》)、一个小资在幻想和迷离状态中奉命刺杀假设敌的心路历程(《清咒》)。
巴尔扎克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200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的帕慕克也说过:“小说区别于其它文学叙述类型的特点是有一个隐秘中心。”这是一条导往小说心脏的通道。以上小说题材的选择、酝酿和铺陈成篇,是作者的感性认识和理性判断的综合结果,也是女性经验与社会思考的有机结合。在社会转型期,泥沙俱下的生活乱象或世俗众生相,在给予我们一份变迁的惊喜和分享的快意的同时,也使得我们的迷惘困顿与日俱增,现代性冲动和现代性焦虑正在考验着作家的心智与定力。因此,文学的叙事立场必须要介入和进入社会生活的本质和大众精神的内核,必须摒弃那些私密性的小我的欲望和琐碎性、重复性、庸常性的本相还原,才能为作家的创作获得一种被阅读被认可被评论被流传的资格。正如宋小词在“创作谈”中所说:“写这个小说源于很多年前偶尔听来的一句话,说某某风景区有个女孩子因下体大出血死在了送往医院的游船上。当时听了后,心内十分震惊,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总是放不下这句话。”于是,作者的使命感促使她为了揭示和还原真相而开始了艰苦的内心冲突和形象塑造。揭露黑暗和丑陋的面具,鞭挞 和霸权的诡计,撕开腐败和欺诈的外衣,在她的小说中得到了一种有序而畅达的宣泄。尽管读后使人承受了一种沉甸甸的情感压力和怨忿堆积的痛苦,但是,其借助于主人公之口所发出的呐喊与正义的举动,却是给人以些许的慰藉和期待的。
爱情往往是女性作家滋润自我发现自我实现自我的一种渠道或动力所在。在女性作家的小说中,日常生活的文学叙事和文学表现的领域也是经历了由模仿、遮蔽、排斥、改写到敞开、显豁、释放、创新的历程。爱情婚姻家庭是永恒的写作主题,更是女性作家乐于不断挖掘和晾晒的精神富矿。于是,在小说的悲喜剧中,几乎处处可见以爱情为圆心而展开的误会、烦恼、忧愁、寻找和验证的生活圆舞曲。比如,因为住房蜗居的焦虑而使夫妻感情走向濒危的边缘,因为军嫂的孤寂和丈夫的性功能丧失而使美好婚姻的破裂,因为钻戒的媒介和捆绑而使恋爱双方陷入困惑之中,因为怕连累妻子和家人而上吊自尽的瞎子剃头匠……这些生活的疼痛感和现实感,似乎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这些人物也就是我们的亲属邻居同事朋友。因此,真实性的体验和真实性的内心,使得读者把故事中的词语化为意识中的意象,并且在想象和联想中同作者一道直抵小说的内核。这样,就较好地印证了文学批评家、武汉大学教授叶李所说的观点:“文学不是用来复制日常生活或拉平生活的,作家完全可以在日常生活叙事中由最真实的困境出发,用深达灵魂核心的书写直抵存在之层面,去伪存真,呈现最深切的生存体验和日常生活的尊严,写出可珍重的人世,使日常生活向更丰富的可能性敞开。”
小说主题的多义性或多重性,是当今文学创作的趋势和评价的标准。见仁见智,是小说的文本价值所在,也是其生命力的证明。主题的丰富,是建立于文本人物性格的多元、情感的丰沛和情节的蕴藉上的。文学资源的发现、开掘和利用,作者的个人经历和人生体验、创作路径和表现手段,都会影响和制约着文学作品主题的阐释与发现。据法国教授让·贝西埃的《当代小说或世界的问题性》专著和其他欧美学者的观点,后现代之后的当代性小说建构,已经并且继续开辟着它的成长之路(据说已经有 0年之久了):如以超个体性的人类学视野或人类学制作代替了个性的人类学视野和人类学制作,用偶然性和必然性的二重性代替了独特性和范式性之二重性的优越地位,肯定并青睐意外性,时间、地域和空间的多元多重性,最广泛的语境性、贴切性、媒介性、反思性,悖论的普遍性等等。在以上小说中,我们似乎也是可以窥见一些先锋文学影子的显现和当代文学创作理念的实践。这里的具体分析就不展开了,因为在《长江网络文学》杂志第二期上还有单篇小说的专题评论。
女性视野的开阔和专注,在走出闺房传统和自我欣赏的道路上风光无限,这就为小说主题的丰富和多元奠定了基础。这是值得探讨和思考的文学命题之一。

人文情怀:价值取向与道德评判

在文学叙事中重寻日常生活的尊严和内涵,挖掘日常生活的价值和意义,开启道德评判和人性重塑的解构和建构,这已经成为目前文学创作中的理性选择和努力方向。
北京师范大学张百春教授认为:“人的精神世界应该有哲学、宗教和文化三个支点,它们最终能保证人的精神世界的稳定。”而作为反映或表现现实生活与人文精神的小说作品,它的文化价值和文学意义,可能就是在“存在”和“虚无”、“真实”和“虚假”之间构建一种合理和适当的关系。于是,在故事情节的描述和人物形象的塑造中,在人格的多元展示和性格的多样刻画中,作者的价值取向与道德判断也就自然流露于字里行间了。
从签约女性作家的小说来看,其中的女主人公大多数是一种悲剧命运的参与者、接受者、制造者、观察者和被批判者。她们往往是男性至上或男性主权的一个陪衬、一个符号、一个阴影而已,或者说是社会主体中的弱势群体之一与话语权的旁落者。他们往往是家庭生活的主角和支撑,是开垦和承载情感伊甸园的乐土耕夫。可是,他们在现实生活的挤压和性别歧视的双重困境中,只有寻求有效的突围和人身的依附关系,才可能迅速改变自身的命运和社会的地位。而以往的文学叙事中,女性大都是处于“他者”的位置上,对女性的价值诉求、价值重心和道德洞见、道德关切要么被忽视、要么被贬低。这种现状,在女性作家的文字疆域里,已经基本上进行了扭转或改变,并且获得读者的关注和认可。
情感的价值取向和认同、道德的评判和臧否,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虚拟的崭新的生存方式和生活内容,如同网络时代人的隐匿与显现、马甲与化身、登场与谢幕。它以无形的姿态出现于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却又是如云似风随影,是那么不可捉摸和无法贮存保鲜。女性的情感维度是多元化的,不仅表现在自恋和对家庭成员的依靠、依偎、依附上面,更重要的是对个人终生命运的考量、选择夫君的纠结和对子女教育成长的焦虑上。但是,现实生活的残酷,却往往教训了她们的天真和纯洁,矫正了她们的浪漫和空想。当她们在现实的墙壁上碰得头破血流时,当自己的理想付之东流水时,她们要么是精神崩溃、要么是鱼死网破、要么是自疗创伤、要么是遁迹江湖、要么是梅开二度。这种情形,也许是生活的一种馈赠和折射,也许是人生的一种历练和磨难。简单地肯定和否定之,或许都是一种盲人摸象的可笑和可怜。
比如《苦楝树》中的小丫,在她的英雄情结破灭后,在军婚光圈的保护下,在世俗眼光的鄙视和追逼下,作为已婚而不能怀孕的女人,她仍然是以一种殉情的姿态陷入一种自责自戕自虐的泥淖里而不能自拔。这是一种高尚的情操,还是一种愚昧的牺牲?《房事》中的柳絮,在酒店打工时遇见了一个能够给她物欲满足和情欲快乐的老板,追求出逃筒子楼蜗居的困境,于情于理有何不妥?这是个人的道德败坏,还是社会不公平规则造成的恶果?《白雾》中的小萍,为了向往都市生活远离家庭的贫困,她在夜总会打工所见所闻令人震惊和后怕,从同事姐妹的被害中看到了一种生活的无奈和冷酷。这是一种肮脏的交易,还是一种生活的讨伐?《做业务》中的焦素素,作为一名市长身边的当红记者,为了完成广告任务而不惜以身相许,在几乎堕落的悬崖边又是良心发现,走向了自赎和赎人的道路。这是一种卑鄙的人格包装,还是一种市场潜规则的揭露?《钻戒》中的米儿,幻想以“钻戒”的信物捆绑爱情的坚硬,现实却与她打了个擦边球,在古城的旅游中,她发现了一种真诚而美好的爱情标本,在对比中感悟了一种自己所真正需要的东西。这是一种爱情游戏,还是一种真情的追寻?《围脖》中的想弟,平时对丈夫罗北大的剃头营生卡得太紧,只想攒钱养老,而得知老伴因为双目失明而自寻短见后,她的良心苏醒,其女儿媳妇也对老人的离世伤感愧疚。这是一种亲情气场的离殇,还是一种家庭伦理的警醒?《清咒》中的阿梨,是一个杀手的形象,他与乌鸦生活于暗夜神祉,并且肩负着暗杀大学招办主任秋的使命,只是因为高考中的第一名阿梨曾经与秋发生过一段情感纠葛而被秋抛弃自杀的悲剧。而白裙女孩、中年女人和老太婆的陪衬形象,作为当时事件的见证者和知情者,为阿梨魂灵的复活与正义的声张提供了一种佐证。这种穿越式的小说,是一种唐吉可德式的孤胆英雄再生,还是一种报复心理的极端发泄?
总之,小说的使命可能就是一种对人性深度的发现和表现,对人格真相的翻晒和预警,对人文理想的追寻和坚守,而对文本评判的主体留待读者的眼光与领悟了。因为情感是可以在世俗生活和道德判断中作辩护的,是可以在具体情景中抑制和抛弃理性的轻狂僭越的,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赋予诗性关怀的,也是可以避免和消解抽象原则和逻辑必然性的支配的。情感的丰富博大的视域,为人物性格的走向和人性 的塑造开辟了日益广阔而辽远的无限可能性的空间。

共 61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从全方位解读了武汉作协签约女作家的系列中篇小说,文章以《房事》、《做业务》、《围脖》、《清咒》等小说为例子,详细地分析了这些女作家的作品,概述了这些作品的风格。这篇文章从题材、人文情怀、叙事风格等若干个方面出发,详细地解读了这些女性作家的作品。女性作家的作品,有着自己鲜明的风格,比如,作品在题材的界定方面往往着重于描写人物的命运、性格、情感在历史进程和嬗变中的一个侧影和片段,着重在叙事中重寻日常生活的尊严和内涵,挖掘日常生活的价值和意义,文笔又显得温婉而又细腻等等。作者用自己的慧眼将这些特点一一发现,并且加以详尽的分析,写成了这样的一篇文章,推荐阅读。【军警社团编辑:施云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1518】
1 楼 文友: 201 -0 -16 09:16:54 拜读作者深邃的鉴赏文章,女性文学以自己独特的视觉和魅力傲然文坛,其中也不乏一种觉醒。问好作者!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突然拉水吃什么药
宝宝口臭怎么办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主治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