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喀什信息网 > 体育

斯诺登英雄还湜叛徒

发布时间:2019-12-01 18:52:04

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美国人,1983年6月21日出生;虽高中未毕业,但在2003年开始了自己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第一份工作为马里兰大学某NSA秘密机构当保安。

我不觉得自己是英雄

在被调去中央情报局从事计算机络安全工作后,凭借对编程和互联的天赋,斯诺登很快崭露头角。

2007年,CIA以外交任务作为掩护,安排他驻扎瑞士日内瓦。这为他接触大量机密文件提供了机会。我在日内瓦看到的大部分事情,真的让我对政府失望了,包括它的职能和它对世界的影响。他说,虽身处其中,但我看到这个系统弊大于利。

当时,他就想公开政府的秘密,但一来CIA的秘密大多涉及到个人,二来奥巴马当选给了他改革的希望。于是,他打消了此念头。

2009年,斯诺登离开CIA,开始为NSA的私人承包商工作,并被安排驻扎在日本的军事基地。接下来的三年,他对NSA的监视活动更加难以认同,他们意图了解全世界每一个谈话和任何形式的行为,因特的价值,以及基本的隐私,正被无处不在的监视笼罩。

此时的他意识到,NSA的监视短期内不会改变,他们的所作所为威胁到了民主,政府没给自己的权力设限,也没有公众监督,所以NSA总喜欢进一步越界。《卫报》称,对他而言,这是比金钱更加重要的原则问题。

我不觉得自己是英雄。他说,我做的一切都是自私的,我不想生活在一个没有隐私的世界里。他的计划早已酝酿,泄密只是时间问题。

我不希望上帝知道我是谁

在《卫报》评论员格林沃尔德眼中,这个29岁的年轻人安静、聪明、随和、低调,只有在谈到隐私是如何被国家情报机关侵蚀时,才会表现出强烈的激情。

除了高嗓门、柔软如羽毛的金发和对电脑游戏的痴迷外,斯诺登从小到大的玩伴布拉德,已想不起他当年的模样。而在老师、同学和邻居们的记忆中,他只是个身材瘦削而安静羞怯的孩子。

少年时,他便已习惯保持神秘、避免与人形成亲密友谊。他花了大部分时间探索这个时代最强大的通讯工具,却与现实世界明显脱节。

就连在自己最擅长的络世界,他也总用假名隐藏自己的行踪,甚至讨论如何在互联上确保自己没被跟踪这似乎说明他对个人隐私格外重视。

我不希望上帝知道我是谁。2003年,他在络上写下这句话。但在《华盛顿邮报》看来,他泄密的冲动也许来自一直以来站在聚光灯下的渴望。10年前,他在自己的一篇帖子里写下,256的浏览量让我微笑。

我已不指望能回家了

在《卫报》数小时的采访中,斯诺登惟一的感情流露,是考虑到自己对家人的影响,他们中有不少人都在为美国政府工作。我惟一担心的是我的家人,却没法帮他们,这让我夜不能寐。说着,他眼眶湿了。

对斯诺登而言,放弃年薪20万美元的稳定工作,漂亮性感、相爱8年的女友,并不容易。但他又告诉《卫报》:我愿牺牲所有,因为我不能昧着良心,让美国政府侵害隐私、破坏络自由和基本人权。

而在女友林赛米尔斯眼中,斯诺登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喜欢趴在电脑前玩游戏、看动漫、泡技术论坛;能吸引他走出房间与朋友一起远足,简直是伟大的成就。

斯诺登从未让活泼外向、爱跳钢管舞的女友看到自己满怀正义感的深喉形象,就连一个月前离开美国,他也只是在收拾行李时淡淡地说,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习惯男友带着秘密任务出差的米尔斯,并没注意到对方的异样。

直到看到,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在博客中写道,我仿佛迷失大海,却没有指南针。而斯诺登似乎已决心斩断情丝,因为我已不指望能回家了,《卫报》报道。

明星
工程建筑
旅游快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