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喀什信息网 > 美食

本性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4:35
真见鬼!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稀里糊涂地离开了旅游团的宿营地,一头钻进了这座似乎总有点不祥气氛的大山深处。起初他并未当作一回事,在怪石嶙峋、草木丛生的群山间走啊走啊,也并不急着回宿营地去,仿佛是在散步。后来有些累了,就在一堵峭壁下的大石块上躺下来,打算休息一会。时下虽然正值盛夏,但在这海拔两千多米的北方山区,似乎并不太热。他躺在这背阳的峭壁下,沐浴着山谷里吹来的阵阵凉风,点了支雪茄,惬意地抽着,但还没抽完,他就意识模糊起来,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太阳狡猾地从这堵峭壁后钻出来,恶毒地将它那白色的强光射到他身上,硬是把他从舒适的梦中拖了出来。他揉了揉惺松的眼睛,迎着刺眼的阳光向上望去,只见太阳早已窜到西边的半空中了,不禁吃了一惊,慌忙抬腕看了一下表,已是下午五点多了。这时,他也感到肚子里饿极了,就动了回去的念头,但宿营地在东面、西面、南面还是北面呢,他已记不清了,打手机,手机没信号,他就有些惶恐起来。后来,他就狼奔豕突地乱闯了一阵,终于没能闯出去。他又累又饿,但这些问题似乎并不难解决,坐下来抽支雪茄就不累了,这里的野果子也够他吃上几个月的,可是他怎么能走出这座荒无人迹的几百里大山呢?他心急如焚,又有些恐惧,而且随着已变得温和许多的夕阳一点点地下沉,他这两种情绪迅速地加剧了。他真恨不得伸出一只手来,把夕阳抓住,不让它躲到对面的山背后去,然而,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它躲到山背后去,看着夜幕一点点地把周围的天空、群山、树木以及他自己染黑。他绝望了,感到自己被罩在一面永远也走不出去的大网里,在这面大网里,处处充满了黑暗,充满了阴谋和危险,仿佛全世界都在算计他——这种心态和他在那个所谓的社会里所经常体验到的那种心态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无论如何,在他摸出这座蛮荒的大山之前,他都要在这里煎熬上不知几天几夜了。
他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大石头上刚躺下来,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狼的嗥叫,吓得一下子跳起来。接着又是几声嗥叫。听声音,不像是一头狼,而且离他也不太远。这时他才想起,旅游前他看的那本关于这座大山的小册子里,就介绍说以前这里又叫“野狼山”,经常有大群的野狼出没,只是近几十年来人们不断地捕杀,狼群才基本上在这里绝迹了。基本上绝迹,也并不是没有呀,他想,恐惧的魔爪又一次攫紧了他的心脏,使他全身下意识地一阵哆嗦。不过,从本质上来说,他并不是个胆小鬼,也不是个蠢蛋,在四十多年的人生岁月中,他总是能很快地排除恐惧以及导致它产生的种种危险。现在也不例外。他很快地恢复了镇静,点了支雪茄,在石块上坐下来,从他听到的那几声狼嗥来判断它们离这儿的距离,分析它们会不会在他睡着的时候摸到这里来。又一阵山风吹来,终于使他意识到夜间的山里并不像白天那么暖和,凭他这一身单薄的衣裳,他是很难舒适地度过这有些寒意的山间一夜的。看来这一夜是睡不好觉了,他心想,下意识地抬头看看了天,只见幽暗的夜空中镶嵌着满天星斗,两颗流星从不同的方向飞来,划着明亮的直线在斜上方的夜空中相撞,爆出一朵眩目的火花,然后又恢复了黑暗……
他一下子振奋起来,一方面是因为他看见了这个罕见的奇异景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那朵眩目的火花,点燃了他大脑中的灵感,使他一下子明白该怎么做了。他腾地站起来,扔掉了手中的半支雪茄,大踏步向山下走去。
一百多米处的山下有一大片树林,其中有许多树已经死去。他拿出了打火机,打着,然后借着这一点光亮进了黑咕隆咚,阴森得有些吓人的树林。尽管他知道手里有这一点微弱的火焰,怕火的野兽是不敢向他进攻的,他还是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所以当他脚下踢着不知什么东西并差点儿被它绊倒时,他差点儿昏了过去,打火机也不知滚到哪里去了。火灭了,四周陷入了一片可怕的黑暗和死寂。好半天,他才惊魂稍定,摸到了打火机,打着,来照那是什么东西,看到的景象又使他大吃一惊,汗毛都竖起来了:那是一架骷髅,头骨已经脱落,四肢也残缺不全;它两三步远是一具狼的遗骸,它的头骨里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砍柴刀——从刀上的锈迹和白骨的新鲜程度来看,这事才没发生多久,至多不超过半年!他的眼前立即现出了一幅可怕的图景:一个樵夫正在砍柴,突然,一大群狼向他袭来,他一刀劈死了前面的那头狼,却被后来蜂拥而上的群狼扑倒在地……在群狼的撕咬下,他发出了鬼一般的惨叫……很快,他就被群狼吃得只剩下了一堆白骨……他吓得要死,似乎那群狼攻击的正是他,他一屁股瘫倒在地上,闭着眼睛等着群狼来撕咬他。但群狼并没有扑上来,四野仍是死一般的寂静与黑暗。他终于意识到那只不过是他自己的幻觉,就又点上一支雪茄,慢慢地抽着,紧张的情绪这才松弛下来。这时,他才敢嘲笑起自己来:娘的,老子在越南人的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的时候,何曾起过怕的念头?刚当上保卫科长那阵子也差点儿被几个歹徒捅死,那时前妻朱玉玲与他的关系还正好,抱着他哭得死去活来,可他虽然浑身伤口钻心般地疼,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反而努力地做出笑容来安慰朱玉玲,那时是何等的英雄气概!现在看让几头狼吓的,熊样!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又是一场争斗,不是他把那群狼一一宰掉,就是他也落个葬身狼腹、遗骨荒山的下场。他已经历了那么多次殊死的争斗,无论是血淋淋 裸的,还是戴着温情脉脉的面纱的,他都经历过;他已习惯于面对它们,把它们和吃饭、睡觉一样看得稀松平常。虽然他也经常感到恐惧,感到筋疲力尽,感到厌倦,但都勇敢地面对了,现在当然也不例外。
他扔掉烟头,猛地站了起来,似乎是接受了群狼的挑战。不过,他还是决定继续原来的计划,先睡个安全而舒适的觉再说。好在那个樵夫临死前还积了个阴德,给他留下了那把砍柴刀,那把砍柴刀虽然生了锈,却还比较锋利。他爬上树,在上面一阵乱砍,砍下来一大堆枯枝,然后抱到他刚才的地方去,生了一堆火,这样既可以取暖,又可以防止狼群袭来,他就可以高枕无忧而又温暖舒适地睡上一觉了。
这一觉他果然睡得很香,一直睡到朝阳把他晒醒的时候。这是他二三十年来睡得最香甜的一次,那感觉就像幼时躺在妈妈怀抱里,又温暖又安全。第二夜的这种感觉比第一夜更强烈上几倍,这使他幸福得几乎流下泪来。这就使他很是纳闷:为什么在又有暖气又有防盗门的家里一次也没有这种感觉,而在这阴风惨惨、野狼出没的山野里却有这种感觉呢?白天过得也还不错,吃的当然不能和在家里吃的同日而语,无非是些野果子、鸟蛋以及一些捕捉来的青蛙、蛇之类的小动物,但自有野味的那种鲜美,更令他感到舒心的,还是那种恬淡、平和、无忧无虑的心境,这种心境也和那么香那么美的觉一样难得。和这两昼夜比起来,他觉得以往的那一万多个日日夜夜简直就是一万多个恶梦,真是不堪回首!
第三天一觉醒来,他懒洋洋地坐在温暖的朝阳的光芒里,抽上一支雪茄的时候,才突然明白,原来他生活的那个环境,那个有着各种各样伪装物的环境,其实比这蛮荒的山野更具危险性,更缺乏和暖的空气!
说实在的,这种想法并不是第一次在他头脑中出现,似乎几年前他就有这种思想的苗头了。但有这种想法又能如何呢?他毕竟没有勇气脱离那个环境,即使是现在,他还是得生活在其中——每天小心翼翼地在单位说话、做事,对同事特别是领导陪笑脸,说殷勤话,总害怕一不小心,被他们抓住了把柄,丢了他那保卫科长的官儿。他不能听见领导表扬别人,倒不是因为嫉妒,而是担心领导把他和那个人比较,从而对他产生坏印象;如果领导某次没对他的谄笑回报以微笑,即使对他说了一些赞扬的话,他也会认为领导是言不由衷,怀疑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不小心得罪他了,因而惶恐不安,几天吃不下饭。他不能看见几个同事在一起谈笑,担心他们会因此而加深感情,结成同伙来对付他;他更不能看见两个同事在一起低声交谈,因为害怕他们在诽谤他,或者议论他在家庭方面的那些是是非非。他们单位的会特别多,领导们讲起话来没完没了,总是几个小时滔滔不绝,这时就有不少同事趴在后面的桌上睡大觉。他当然也因为无聊而瞌睡得要命,却咬紧牙关瞪大眼睛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做出认真听讲的样子:一是想给领导留下认真听讲的印象,二是害怕他一旦睡着,会在睡梦中说出什么不利于他自己的话来。记得初进厂的那阵子,他和马保三那小子住在同一个宿舍,那小子虽比他小四岁,比他晚进厂一年,却比他还钻营有术,深得领导的喜爱;他表面上对他也亲热,满口张哥地乱叫。他当然也看出来这小子油滑,有些不可靠,也就不对他说些不满许厂长的话,但有一天夜里,他在梦里把许厂长臭骂了一顿,骂后就醒了,听见对面床上也响了一下,知道他全听见了,就十分害怕他告诉别人特别许厂长本人去。那小子却对他说些“张哥,咱们是新进厂的,立足未稳,做什么都得小心啊”之类的话,他听了之后,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放下心来,心说这小子看来还是比较够朋友的。但不久,他就发现本来对他还可以的许厂长开始给他穿小鞋了,而那小子却当上了副保卫科长,他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幸亏不久许厂长就因贪污和挪用公款被撤职判了刑,他才没倒多少霉,但他还是与那小子从此结下了仇,尽管那小子对他赌咒发誓百般辩解,他也假意说他不是那种人。从那以后,他也就以此为教训,无论有多困,有别人在场他也决不打瞌睡,更不与别人一起睡,与别人一起时也尽量不喝醉。当然,他在单位里这么小心翼翼,绝不是胆小怕事,而是在险恶环境下的必要的自保手段。
其实,他也是“积极进取”的。在和那个马保三明争暗斗了几回合后,当他发现他有严重的经济问题时,马上如获至宝地报告了刘厂长,把他也送进了班房,并取他的保卫科长而代之,总算报了一箭之仇。当然,他也清楚,他能当上保卫科长,也得罪了不少人,他知道他们是不会与他善罢甘休的,比如那年那几个歹徒差点捅死他也有这方面的背景。正因为如此,他和家人没敢走过夜路,更没敢像其他人那样在夕阳晚风的郊外散步,就是白天上下班,也得由两个住在附近的科员陪着——他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把他们调到手下,并大加提携,就是想让他们当他的业余保镖。到了夜里,他除了锁上院子的大门、保险门以及外间的房门外,连卧室的门也要锁上,院里还放了一条凶猛无比的大狼狗。即便如此,他仍然整夜整夜地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一会儿担心会不会有人毒死了狼狗,闯进四道门来加害他,一会儿又反省白天自己的言行是否妥当,反复惦量同事们,特别领导每句话的用意,一会儿又筹划着怎么才能把那些对头们搞臭甚至搞掉……他为此搞得脸色苍白、形容消瘦,感到筋疲力尽,感到厌倦,有时也发出“既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哀叹,但大多数时候,他却又乐此不疲,把它当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当作他生存和发展的不可缺少的手段:往上爬的路那么狭窄,而又有那么多人和他争着往上爬,他不和他们斗,不把他们往下踹,不把他们踏在脚下行吗?
直到现在,他置身于大自然宽阔的胸怀中,远离了人世间那些无休止的争斗,他才感到了人类的荒诞,才感到了自己的荒唐:他本来是尽可能地追求享乐,向往自由自在、心情舒畅的生活的,但他却通过与人争斗的方式把自己拖进了痛苦的地狱!于是他便有了一种哲人似的大彻大悟的感觉。不过,他毕竟是个凡人,他并不打算做陶渊明式的隐士,他只想在这里多呆几天,多睡几个舒服觉,充分享受一下这种与世无争、无忧无虑的生活,虽然这种生活注定会非常短暂。是的,这几天他过的很愉快,周围没有了领导和对头们,他不必那么谨小慎微,不必那么疑神疑鬼,也不必那么提心吊胆了。他想尽各种方法来享受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每天把身子脱得一丝不挂,跑两里路去一个清澈见底的山涧小溪里洗澡,然后上来,赤着精瘦的身子去树上采野果子吃,捕捉青蛙和小蛇烧着吃,满山打滚跑着玩,玩到高兴处,还会唱几句走了调的流行歌曲……有时他会觉得可笑:四十多岁快入棺材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
然而,时间一长,他惊讶地发觉这种乐趣先是缓慢,以后是越来越快地在减弱,到第五天的时候他已体验不到了。相反地,一种莫明的感觉却在先是缓慢,以后也是越来越快地增强:先是全身不舒服,手脚也有些发痒;后来全身一阵又一阵战栗,如过电一般难受,胸中有一股战斗的 ……在第五天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这是有些想念他那些死对头了,仿佛他们就是年轻时的朱玉玲;他渴望和他们作身体或心理上的搏斗,就像年轻时渴望和朱玉玲接吻或做爱那么迫切。这使他大为惊讶,又有点恐惧了。他想用抽雪茄这个老方法来驱散这种感觉和思想,但也不灵了。到第六天中午的时候,他终于克制不住对那些死对头的思念,重新决定尽快走出山去,回到那个你争我斗的环境中和他们搏斗去——他们中的几个也是这个旅游团的成员呢。说来也怪,却是千真万确的:这种回去和他们斗的念头一出现,那种全身战栗、手脚发痒的症状立即就大为减轻了。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那种种难受的症状,就是那种对死对头们思念之情的衍生物啊。

共 1422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具有象征意义的小说,故事从“他”误出山林开始,然后一点点将山林与尘世的区别描绘了出来。山林里是宁静的,是安逸的,虽然有一种阴森森恐惧感,有贪婪的五只狼,有骷髅,但与尘世间那些芜杂的荒诞的社会相比,还是比较安全的。故事虽然有些虚假,但道出了人的本性是何等的虚伪,人除了虚伪,还会争斗,明争暗斗,即便是相濡以沫的夫妻也是如此。结尾的时候,说“母亲”的出现后,她的笑容是灿烂的,是慈祥的,如醇酒一般将他溶解了。这是在宣扬母爱的伟大和真挚。作品两次提到母亲,足以证明这些。是的,人间细想起来,除了母爱之外,还有什么样的爱不需要怀疑呢?【实习编辑:柳絮如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8-12-18 12:49:4 谢谢柳絮的评论. 男,1970年生,硕士学历,现为教师
2 楼 文友: 2008-12-18 20:11:06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性的描绘虽然有些片面和冷酷,但是却让人在很多地方都不得不点头称是。作者认识到了人性的贪婪,也说出了生命的本质,但是,悟到容易,做到难啊。小说在语言和情节设计上也很好,看似荒诞又真实,看似真实又荒诞,艺术水准还是达到一定境界了。个人认为可以加精的。 希望我们都有快乐充实的人生
 楼 文友: 2008-12-21 18:45:11 谢谢小敏朋友的鼓励! 男,1970年生,硕士学历,现为教师
4 楼 文友: 2015-09-12 19:20:44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旅游出行必备药品
幼儿大便干
老年人家庭常备哪些药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