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喀什信息网 > 美食

施明德专访九九运动就像五四运动

发布时间:2019-11-27 01:02:59

施明德专访 九九运动就像五四运动

台海9月9日讯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百万人民反贪腐静坐今天登场,总指挥施明德昨日接受专访时宣告:就像“五四运动”,台湾的“九九运动”开始。他表示:“这将是我人生最后一场战役!”九九运动最重要的是,不分蓝绿及统独,一起重建台湾公民社会的核心价值。

扁若拖到二○○八 将成全斗焕

施明德强调,他也不希望看到陈水扁坐牢,因此他要向陈水扁喊话,应该把“国家”、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老在思考个人利益,“若还要硬拖到二○○八年,就会变成全斗焕。”

以下是施明德接受专访记要:

问:高检署已陆续公开机要费案情,司法逐步厘清真相,是否会影响百万反贪腐行动的进行?

答:我以前就领教过台湾的司法,在还没掀底牌前,我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但反贪腐行动,势在必行,若陈水扁做到二○○八年,台湾就会瘫痪,成为“植物人”国家。

问:你对九九宣言的诠释是什么?

答:我认为,“定调”是活动的意义,这份宣言大致分为三个方向。第一,这是“我们和百万人的契约”,“反贪腐、扁下台”,就是要建立清廉政治,建构一个完整的民主,干净的政治环境,遇到不适任的“总统”,就不应受到任期制的保障,“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是台湾民主化重要的一环。

大家不要再用法律术语,阿扁有无贪腐、下不下台,已成一般常识,从岛内媒体及海外媒体民调,已经可以看出人民的想法,多数民众,都认为扁应该下台。现在还有人在说他(扁)是六百万人选出来的,但以他目前十八%的支持度,比我们六、七个工作天,就能号召百万人及破亿元的捐款,显然不能再以以前拿下的选票来解释。那我也可以说:“我二十年前有多帅啊!”

不分蓝绿信念相同 60年第一次

第二,台湾从二二八后六十年来,产生族群矛盾、种族对立、分裂的“国家”及冲突的社会,是非早已不存在,颜色早已比是非更重要,这怎么保护台湾?这次是大家能因共同的一个理念坐下来,不但是台湾很重要的经验,也是第一次,不分蓝绿、统独,都会在此相会,颜色已不能主宰一切,统独也不是唯一价值,才能不分颜色、统独团结保护台湾。

第三是重建台湾公民社会的核心价值。九日开始,这将会是个“九九运动”,就像“五四运动”一样。戒严时期,人性被扭曲、相互猜忌,解严后,政治挂帅,选举成为唯一选择,为了胜选,不择手段,所谓与荣誉、礼义廉耻,荡然无存。看到阿扁的谈话,越来越走向极端,叫人去讨发票报公帐,视为理所当然。我们的公民社会宣告失败,原来我们2000年选出来的“总统”,是半世纪“公民社会核心价值堕落”的象征。

重建台湾核心价值 为九九重点

问:所以,九九运动不是陈水扁下台就结束?

答:没错。我们不能只是反对,更要建构二十一世纪的核心价值。

九九运动后,大家离开凯达格兰大道,要重新思考我们的核心价值。现在获得利益,已变成人生最高价值。这次大家就要用运动来检验他,所以九九运动是要重建台湾社会民主价值。不管你暂不赞成,大家都要用这种方式叫扁下台。每个运动不是一次能就成功,但是希望透过运动,大家能有“感觉”,例如可以在报纸上发表你的看法。反贪腐是一种行动,建构才是我们的价值。

问:这篇“九九运动宣言”是你写的吗?

答:这篇宣言是由我口述,大家根据我的叙述、我的想法写出来。

当我决定号召“反贪腐,叫扁下来”,“九九运动宣言”谈的都是未来的愿景。为什么现在诚信都不重要了?为何会有像陈水扁这样的人跑出来?扁绝对不是从石头蹦出来的,陈水扁的言行及态度,从他的身上,让我们看到“台湾公民社会现状的结晶”。

就像他当上“总统”,还可公开说,年轻时曾经帮太太写论文;用机要费那些小小的钱,就能建布一个情报,“国安”、“外交”机制都没有办法,还要仰赖“总统”的触觉及嗅觉,去建构台湾的民。陈水扁这些日子的言行,已成为反贪腐运动最大代言人。

退场机制决定权 在人民手上

问:静坐之后,对于自己及阿扁,你是否已有一套解决的退场机制,未来朝野应该如何看待后扁时代?

答:从过去台湾群众运动来看,这次活动展现的是“意志”与“决心”,经验告诉我们,领导者的意志,是影响结局很重要的因素,但是只有人民,才有权力决定扁的退场机制或我的退场机制。

最近可以看到,我们还没有坐下去,就已听到各种退场机制的声音出来。我们从百万人的支持,看到了奇迹,现在阿扁已不能像个“小顽童”,一直耍赖地说:“我不下台就是不下台!”近日来,陈水扁的退场机制已经逐渐浮现,相信九九之后,其它的退场机制还会陆续浮现,且这个退场机制,绝对不是以我或是以人民为主体,而是以陈水扁为主体的退场机制。

依尼克松模式下台 对阿扁最好

民进党的老朋友对我说:“阿扁碰到你,算是踢到铁板!”陈水扁现在只能在尼克松模式及全斗焕模式间做选择,透过政治磋商,可像尼克松一样,起码还可以被特赦。但我没有权力谈这个,这是要各党领袖坐下来,好好谈谈及后扁时期的局势因应,若阿扁还要硬拖到二○○八年,就会变成“全斗焕”。

这场静坐,一坐下来,胜负就已经决定了。我们推动反贪腐行动时就已知道,“义、理”是看得到、摸得到的,现在民调,要给陈水扁特赦的只剩下十%,这已不是你“死鸭子嘴硬”就可以解决问题,若不立即解决,坚持不下台,到时要当尼克松,就很难了。

问:你对朝野政党领袖的期待是什么?

答:我希望各政党领袖能坐下来磋商,思考“后扁时代”。我也不希望看到陈水扁坐牢,但是我没有权力,没有发言权、也没有坐下来参加政党协商的权力,我只能选择和人民坐在一起。“国家”不应该是吵吵闹闹,身为“总统”,应该把“国家”、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老在思考“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会对我比较有利。”这也是我九九要对扁说的话。

现在应该让各种声音出来,各党主席也都要出来,这个运动还没有坐下来,已经看到许多方案,起码不再只有谩骂,这是这次反贪腐运动的一大意义。

民进党也应该在个时候想到因应方案,到时量变就会变成质变。不然年底北高市长、明年底“立委”选举、二○○八“总统”大选若都输了,不只是扁下台,民进党也全会陪葬,未来变成国民党一党独大,就失去制衡的力量,这也是替未来在野党找到生机。(千寻虹)

西宁历史网
民生法规
房产图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